埃博拉病毒是哪一年发生的

2013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

西非埃博拉病毒疫症,是2013年12月始于西非,由埃博拉病毒引发之疾病大流行。此乃埃博拉出血热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爆发,亦为该病首次登陆西非。此次疫情录得的最高临床致死率为71%。就诊病人的死亡率则为57-59%。埃博拉出血热首次于1976年出现在现时的刚果及南苏丹,并常于非洲撒哈拉以南的地区造成间歇性流行。这一次的爆发源于2013年12月的几内亚,后散播至利比里亚及塞拉利昂。尼日利亚及塞内加尔曾出现20人及1人的少数感染个案,但是两国至今没有再增添新的病例。马里也曾有数人染病,而英国也有一名隔离患者。美国与西班牙均出现境外移入个案,患者都是医护人员,但是病毒没有进一步扩散。截至2016年1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及多国政府共录得28637宗感染个案及11315宗死亡案例。不过,他们相信这比实际的数字低。

埃博拉病毒是哪一年发生的

埃博拉病毒属

病毒学

造成本次疫情的病毒株为扎伊尔埃博拉病毒(EBOV)。

埃博拉病毒属(学名:Ebolavirus)是丝状病毒科的其中一属病毒,可导致埃博拉出血热,此病可导致数种不同程度的症状(包括恶心、呕吐、腹泻、肤色改变、全身酸痛、体内出血、体外出血、发烧等),且可能致人死亡。这与感染同为丝状病毒科的马尔堡病毒的症状极为相似。根据过往疫病的经验,个案病亡率介于25%(2007年乌干达)和90%(2003年刚果)之间,平均约50%。死亡原因主要为中风、心肌梗塞、低血容量性休克或器官衰竭。

此病毒以非洲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埃博拉河命名(该国旧称扎伊尔),而1976年首次爆发埃博拉疫病的部落就在河畔。最近四次疫病爆发均在刚果,包括2005年5月的一次大流行。

埃博拉是人畜共通病毒,主要的感染途径是通过患者体液传染,如血液、汗、呕吐物、排泄物、尿液、唾液或精液等,目前并无飞沫感染的证据。尽管世界卫生组织竭力研究,至今仍没有辨认出任何有能力在爆发时存活的动物宿主,目前认为果蝠是病毒可能的原宿主。目前已有疫苗可以预防扎伊尔埃博拉病毒(Zaire ebolavirus),但无法预防其它埃博拉病毒株。

传播方式

2014年8月18日世界卫生组织声明,埃博拉通过空气传播的可能性不高。埃博拉病毒需要通过直接接触感染者的体液或分泌物,如血液、呕吐物、汗液或粪便等才能传播。此外,感染者通常非常虚弱,乘坐飞机旅行的可能性很小。

2014年8月22日中国武警总医院急救医学中心主任王立祥提醒空气传播可能。2012年11月20日报导加拿大研究发现,不同动物8天内在相邻围栏但没有直接接触情况下全部感染。病毒能够变异成可通过空气传播的病原体,留在空气中,时间不长,也不会传播很远。但它们可以被吸入气道,导致感染。

2014年11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表示,埃博拉患者在过世后传染力最强,家属触碰遗体的西非传统葬礼习俗,导致埃博拉病毒快速传散。世卫新兴与流行性人畜共通传染病(Emerging and Epidemic Zoonotic Diseases)团队领导人佛蒙第(Pierre Formenty)表示,已进行大规模行动确保葬礼安全。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Monrovia),病人死亡与举行葬礼的日子,8月平均间隔3天。现在缩短至不到24小时,暴露的遗体传染他人的机会减少许多。

病例数据

下表为埃博拉病毒的疫情发展情况,资料来自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及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表病例包含疑似病例及未确诊病例。资料来源为各疫情发生国之官方卫生部门,世界卫生组织曾表示回报病例数“与实际疫情有极大落差”,仅是已查明身份的,偏远地区的疫情统计也不完整。

埃博拉病毒是哪一年发生的旅行限制和隔离

疾病在西非或世界其他地区蔓延是严重的问题。

西非

2014年8月8日,为战胜疾病,受影响地区设立防疫线强行隔离。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设立三角地区,被多孔的边境分隔,造了70%的确诊病例。之后演变成在整个地区的主要道路设立一系列洗手和测体温的简易检查站,由当地志愿者或驻守。

埃博拉病毒是哪一年发生的国际

许多国家考虑实行旅行限制。2014年9月2日,世卫总干事陈冯富珍反对这样做,称这是没有道理的,阻止医学专家进入疫区,“边缘化受影响的人口,潜在地恶化危机”。在地面的联合国官员亦批评旅行限制,表示眼下的解决方法“不是旅行限制,而是确保有足够且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措施。无国界医生亦公开反对关闭国际边界,称其为“另一层集体的不负责任”,并补充道:“如果有需要,国际社会必须确保试图控制疫情的人员可以进出受影响的国家。”

医护人员归国

令人担忧的是,卫生工作者和记者从受影响的国家回国后,可能会散播疾病。一些机构已经发出归国人员指引,如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无国界医生、英格兰公共卫生、安大略公共卫生。一般而言,这些建议为风险评估暴露提供基础。低风险类别群体被建议自我检测21天埃博拉病毒疑似症状,而判断更高风险的要求更为严格。

治疗

目前仍未有证据显示埃博拉病毒的特异性治疗,但可以采取措施提高病人存活率。埃博拉症状可持续2-21天。患者通常出现突发流感症状,例如感到疲倦、发烧、关节和肌肉疼痛。后期症状有头痛、恶心、腹痛,之后一般是严重的呕吐和腹泻。从过去的爆发中可以注意到,某些患者内部或外部可能出现失血,但早期数据表明出血症状罕见,尤其是疫情爆发。

缺乏液体补充及体液的大量流失会导致脱水,可能引发滴血血容量减少休克,发生条件是心脏没有足够的血液泵至全身。患者如果清醒,没有呕吐,可以口服补充体液,但呕吐或神志不清的患者应静脉注射水合物进行治疗;然而,静脉输液在非洲很难实现。戴着三对手套和雾化的护目镜下,增加了插入静脉注射针的难度,一旦久违,入口和导管必须不停地监视。如果没有足够的医护人员照顾病人,针头可能从昏迷不醒的病人身上脱落或被拔出。病人电解质必须密切监测,确保输液正常,但很多地区没有实验室服务。

尽管目前仍没有治疗或治愈疾病的手段,医学专家就积极运用静脉输液治疗患者存在意见分歧。有人认为,静脉输液积极治疗在医学上是可行的,甚至是“出于道义的责任”。世卫组织表示,主要原因是美国和欧洲医院的大多数患者依靠静脉输液连同不断测量血液成分存在下来。引领世卫埃博拉团队的专家罗伯特·A·福勒博士指出,“早期大量运用静脉输液更换电解质”,应该是所有埃博拉治疗中心的标准护理。非政府组织健康伴侣的保罗·方马尔最近才着手治疗埃博拉病患,他强力推荐用静脉输液治疗所有埃博拉病患,“如果病死率不代表病毒的毒力,但医疗配送效率不高呢?”

方马尔建议,每一处治疗点应配备专门接入静脉输液的团体,更好的是,用经外周穿刺中心静脉导管。基于多年来在非洲的经历,以及致力于当前疫情的经历,无国界医生采用更保守的方法。他们设法用静脉输液治疗尽可能多的病人,但他们认为这种疗法不管用,甚至会害死病人。他们还指出,眼下需关心的是工作人员的进一步风险。尽管专家们研究出治疗环境决定死亡率,证明变量的极大差异影响尚未搜集结果的充分讯息,但未明确表示构成最佳治疗手段的设置。

一些埃博拉幸存者报告对健康带来的影响挥之不去。世卫组织一名顾问指出:“许多幸幸存者排放所谓的后埃博拉病毒。我们要认为医疗条件是否决定疾病本身,使用的疗法或用来消毒的氯。鲜为人知的后埃博拉症状是个新的研究领域。”

预后诊断

患上埃博拉病毒的患者有着介于25%-90%的较高致死率。平均病例死亡率约50%,然而,跟目前的爆发有关联的扎伊尔物种,死亡率更高。参考医疗知识的维持水化作用、循环量和血压的护理手段能提高存活率。

这种疾病给双性造成同等影响,大多数患者年龄为15-45岁。超过45岁的患者无论在过去还是在当前的疫情看来,更容易致命,孕妇很少有存活。无国界医生塞拉利昂治疗中心的助产士表示,她知道“塞拉利昂没有出现患有埃博拉病毒的孕妇和胎儿成功幸存的病例。”有人认为,人类生命的损失不单只是埃博拉病毒的受害者。许多关闭的医院留下有其他医疗需求的病人,他们得不到救治。英国威康信托基金会发言人10月份表示,“疟疾和其他疾病的额外死亡人数可能超越疫情本身 。保罗·方马尔博士指出:“大多数埃博拉受害者可能有其他的死亡原因:女性分娩时、孩子腹泻、交通事故或其他创伤。”

后遗症

截至2015年5月,至少有10000人从埃博拉病毒的感染中痊愈,一些幸存者据报道受到挥之不去的健康影响。11月初世卫组织顾问的一份报告指出,“许多有着所谓的埃博拉后遗症的幸存者被排除。我们要查明这些医疗条件是否由疾病本身、治疗手段或是患者消毒过程中使用的氯所致的。这是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对埃博拉病毒后遗症的了解还很少。”

2007年一项为期约29个月的针对乌干达本迪布焦埃博拉疫情幸存者的观察性研究发现,长期的后遗症(后果)在埃博拉出血热过后持续了两年多。症状包括眼痛、视力模糊、听力下降、吞咽困难、失眠、关节痛、记忆力衰退或混乱,而“各种全身症状受年龄和性格控制”。

2015年2月,塞拉利昂一名医护人员表示,她看到的超半数康复患者据报健康状况下降,有幸存者失明。2015年5月世卫组织高级顾问表示,眼部问题的报告特别受关注,因为“西非几乎没有眼科专家,他们只有诊断葡萄膜炎等影响眼球内部疾病的技术和设备。

2015年5月发表的一项研究讨论了在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病毒治疗中心工作式感染埃博拉病毒津巴布韦裔医生、美国公民伊恩·克罗泽的病例。他被转送到美国,在埃默里大学医院成功痊愈。但是,克洛泽出院后开始出现包括腰痛、跟腱两边出现附着点炎,小腿感觉异常,眼痛,被诊断出葡萄膜炎。他的眼部病情恶化,吸出的房水样本检测埃博拉病毒结果呈阳性。这项研究的作者得出结论:“为埃博拉的视觉惰性负责调查机构和其他可能存在病毒的免疫特权部位(如中枢神经系统、生殖腺和关节软骨)进行进一步研究是有需要的。”作者还指出,在一项对塞拉利昂85名埃博拉幸存者的调查中有40%的受访者报告称“眼部有问题”,但实际上葡萄膜炎的发生率还不清楚。

利比里亚一所医院的医务主任报告称,他看到已痊愈长达九个月的患者出现健康问题。他所看到的健康问题包括慢性疼痛,有时十分严重,走路很困难;包括葡萄膜炎在内的眼部问题。头痛是最常见的身体症状。“它们仍然很严重,每天都在影响着他们的生活。这些患者需要数个月甚至长达数年的医疗护理。”塞拉利昂凯内马医院的一名医生也报告了类似的健康问题。6月17日,一项为期五年的埃博拉后遗症影响的研究在利比里亚展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