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头一天

大年初一头一天

“正月里来是新年呀,大年初一头一天呀啊;家家户户团圆会呀,少的给老的拜年呀啊……”东北民歌《小拜年》,用欢快的语调唱出了过年时的场景。与歌中唱的一样,从小的记忆中,我对过年最深刻的印象,便是大年初一头一天。

大年初一,也就是农历正月初一,新年的第一天,在我们北方不仅是新春佳节第一天,而且是全家团圆的日子,是一年之中最隆重的节日。

初一早上,天刚麻麻亮,不知道是谁家的炮声一响,还在睡梦中平时爱好睡懒觉的小孩子们就像听见了聚合的军号声一样,手脚并用,麻利地穿上放在床上为过年才买的新衣裳,出溜一下跑出里屋,在正间屋里点燃一个小炮,俗称“开门炮”,迫不及待地打开屋门,迅速聚合在一起,听见谁家有鞭炮声响起,就马上跑过去,弓背弯腰睁大双眼瞅着地上,从刚响过的鞭炮碎纸屑里找寻着,搜寻着落捻没响的哑鞭,我们称之为“蚂蚱炮”。

那时大部分人家买的都是一二百响的鞭,能买起五百响鞭的都是在外面有工作的人家。燃放的虽然是短鞭,但也有不少哑巴鞭,就成了小孩们不睡懒觉也要起早争抢的东西。记得有一次,天还没有大明,我哥捡了一个还冒着烟的哑巴“蚂蚱炮”装进口袋,“蚂蚱炮”在口袋里发意症般又爆炸了,把新衣裳口袋也炸坏了,令人哭笑不得。待走东家串西家把村里各家各户转一遍,每人兜里就有不少战利品,他们会把还有短火药捻子的分拣出来,再次逐一点燃,不过燃放这类“蚂蚱炮”要眼疾手快,既要把鞭点燃,又要及时撩出手,稍微慢点就会在手里炸响,弄得手指麻木疼痛不已;另一类没有捻子的,则剥开包装纸,倒出火药,可以直接点燃,也可以用火药装进螺丝帽内,用力摔击螺丝帽,发出爆炸声,更有手巧的,用自行车链条和豌豆铁丝自制火药手枪,装进“蚂蚱炮”药,扣动扳机开枪射击,发出“叭叭”的爆炸声,甭提多神奇了……

大年初一的早饭是按老习俗做的。家家户户都要喝头脑,吃饺子。头脑,就是头一碗饭,一般都是豆腐干,白豆腐,红薯粉条,红白萝卜丝,葱花等大杂烩,每人先喝一碗,然后再吃饺子,饺子当然就代表元宝了,寓意来年发大财。虽然从小到大也没见家里有过金银元宝,但初一早上的早饭却是一成不变的吃了几十年。可见传统习惯的根深蒂固,良好的祝愿虽不能变成美好的现实,借个吉祥的彩头总还是好的。饺子都是在初一前一天,也就是除夕后晌包好的,初一早上作为主饭,一般都是猪肉拌萝卜馅,(当然是肉少,萝卜多),也有吃炒鸡蛋拌韭菜饺子馅的。可能是准备的饺子有限吧,都要先喝一碗“头脑”垫垫底。

初一早上吃过饺子,喂养有耕牛的人家都会给牛留几个饺子,犒劳犒劳耕牛,让辛苦一年的耕牛也过个年。

初一中午是全家团圆聚餐的时候,不管是远在千里之外,也要赶回家过年,吃初一的团圆饭,所以都比较重视,也会拿出最好的动西加工成美味佳肴,大部分人家都是熬一锅大杂烩。

乡亲们做的熬菜堪称一绝,当时我们认为,那是世上最好吃的熬菜。大年初一中午,按老家习俗要吃熬菜,熬菜不用放多少肉,但一定要有肉汤。先把白菜、红白萝卜、白豆腐,豆腐干分别依次入锅,再放入粉条、拳菜,红烧肉等用汤煨炖,每种菜单独放在一块,搅动时小幅度翻搅,让各种各样的菜不混合在一起,熬成出锅时,每一样菜单独盛放在一个碗或盘里,这样,虽然是一个小铁锅,却能做出不同品种的菜肴,摆上桌子,也能吃出七碟子八盘菜,挺上档次的,并且做好后的熬菜真是好吃极了。至今想起母亲做的熬菜,仍觉得余香满口。和熬菜搭配的主食还有白面蒸馍,油炸食品,稀汤饭,大家可以尽情尽兴敞开肚子吃个痛快,一饱方休。

吃过中午饭,后晌去村里看大戏是大人小孩都乐此不疲的重头戏,大人们看戏是看门道的,而小孩子们看戏是图个热闹,戏台上下都是他们疯玩的地方,大人善意的呵斥也阻挡不了他们的疯劲,……

大年初一也是有禁忌的,比如出门在外(出闺)的闺女不能在娘家过初一;父母亡故未满三年的,子女因守孝不能到别人家里;头天晚上要备好一缸水,初一一天不能挑水(那时没有自来水),不能扫地;初一开始到初五,不能动针线剪刀等,忌打碎盘子,饭碗,酒杯等器物;忌说不吉利的话语。为了避免犯忌讳,大人们总要事先提醒小孩子们注意遵守。

那时候过年,没有压岁钱,没有手机,没有电视,也没有“春晩”。但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快乐,却一直铭记在心头。每每想起,总觉得那么温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