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意失荆州的故事

热评丨关公大意失荆州 荆州不可贪大毁关公

11月16日《焦点访谈》的报道真是让荆州写满了大写的尴尬,荆州尴尬,荆州人尴尬,关公也尴尬。前不久,住建部对荆州的巨型关公雕像项目进行了通报,出示了红牌:荆州在古城历史城区范围内建设的巨型关公雕像,高达57.3米,违反了经批准的《荆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有关规定,破坏了古城风貌和历史文脉。违法是毋庸置疑的,怎么办?拆吧,当地政府难堪,浪费多少钱啊。不拆,更尴尬,这么大的一个“违法建筑”高高地杵在荆州城,堪称荆州最大、最牛违建,怎么对违建执法,怎么让民众守法?

大意失荆州的故事

拆,必须拆,起码要迁移,否则法律权威和政府公信会受重创,大煞风景!荆州已组织权威专家对雕像的搬移选址方案咨询论证,建,花钱;搬,花钱;重建,再花钱,这就是典型的乱折腾。这个教训,荆州相关决策者必须埋单,不能让公众为相关领导和部门的违法决策埋单。关公大意失荆州,荆州不可贪大而毁了关公。多让人难受啊,把关公搞成了违法建筑,这就是对历史文化的无形亵渎和有形破坏。

先不说违法的问题,知法执法犯法,不可饶恕。其实首先令人困惑的是,有些城市为何那么贪大,动不动就建“全球最大某某像”,动不动就申请吉尼斯纪录,大广场、大雕像、大工程,最高、最大、最亮,仿佛离开了“大”,就没有了城市营销和传播的想象力。这是典型的暴发户思维,是缺乏文化自信的表现,关公是全球唯一的,这还不够吗?关公本身有着丰厚的文化内涵,全球华人膜拜,有华人处就有公关崇拜,这还不够吗?关公的文化威仪和内涵,需要“大”去衬托吗?这种“大”,是对关公文化的矮化。

器物的“大”之外,有太多的“大”可以去发掘:大师、大文化、文化研究的大投入,发掘关公文化与现代发展的契合点,可以有很多“大事”去做。有些地方官员和部门,脑子里就只有“大楼大雕像”、最大月饼、最大炒饭、最大关公像,这种审美,与现在很多营销号那种毫无修辞想象力的最美、最帅、最牛是一样的贫乏。关公本身那么高大,不需要“最大”去衬托,“土豪般的大”是对文化的粗暴霸凌。

大意失荆州的故事

在监管部门敦促和舆论压力下,荆州已经开始纠错,其实不仅要纠荆州之错,也要借此刹刹那种贪大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之歪风,要说浪费,这是最不可饶恕的浪费。有些地方喜欢玩那种“先上车后买票”的把戏,不经程序先建,造成既成事实,建都建了下不为例,以此倒逼合法性。而且有人会说初衷很好啊,为了推广旅游,为了弘扬某种文化。于是,这种违法建筑就杵在了一座城市,成为下一任无法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必须出示红牌,并让决策者付出代价,其他地方才知道以后不能这样做了,这是不可碰的雷区,不可玩的猫腻。

此外,也要查一查这种工程后的廉洁问题,一些地方之所以迷恋“大”,大手笔、大工程,是因为大了,就可以浑水摸鱼。要拆,要移,要处理程序违法的问题,同时要查钱是怎么花的,不能以“大”掩“贪”。

(文丨曹林)

(编辑 王法)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