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大禹治水,为何三过家门却不敢回家?山西考古发现解开疑惑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一度被后世传为美谈,成为儒家称颂的“一心为公,竭尽全力治水”的上古圣王。

但如果我们细究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具体细节,就会发现事情远非“公心”那么简单。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首先,大禹是家天下的开创者,夏朝的实际奠基人。虽然古史中流传有大禹禅位伯益之说,但这恐怕是后世一厢情愿的美好设想罢了。《古本竹书纪年》《孟子》《韩非子》等文献中皆有“禹篡舜位”之事。

事实上,夏启之所以能一改上古时期共主在不同部落首领之间互传的传统,转而建立世袭制的家天下,离不开大禹的政治构建。从治水时逐步建立了居于全社会之上的领导中枢,再到涂山会盟、杀防风氏、征三苗等一系列军事行动,可以说,大禹生前的举动实际就是在为自己的儿子奠定广域王权的基础。显然,这很难全部用“公心”来诠释。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文献和考古都充分表明,陶唐氏是个外来户,西迁来到临汾盆地,形成了陶寺文化,并一度进入到了西南的运城一带。

那么被陶唐氏驱逐的又是谁呢?

上文提到,二里头文化(夏文化)的前身是早期中原地区龙山文化的庙底沟二期类型(先夏文化),这也就意味着,被陶唐氏征服和驱赶的正是原本生活在河汾一带(夏墟)的夏后氏部落。

这一考古发现,与史书记载的“唐伐西夏”事件形成了吻合。据《逸周书》和《博物志》记载:“昔者西夏性仁非兵,城郭不脩,武士无位,……唐氏伐之……西夏以亡”。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在鲧卷入和舜帝的争斗被杀后,有崇氏部落衰亡,同样作为昔日被征服者的夏部落不得不按照共主的指令,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游走于九州之间去治理洪水。

所谓的“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所指代的也并非是大禹个人的家门,而是整个夏部落的始居地:晋南(夏墟)。以大禹为首的夏后氏族群在治水过程中多次途经故地晋南,却又不敢回去,正是“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的真实写照。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直到大禹治水成功,夏后氏在有崇氏故地建立根据地,“禹都阳城,避商均(舜之子)”,“天下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才得以践天子位,并发起了对夏墟的收复之战。

考古发现,陶寺中期的贵族墓葬在晚期多次被盗扰,宫殿和具有“观象授时功能”的大型建筑也被毁坏,M26号墓和H35号灰坑在考古发掘均发现了至少2次人为捣毁,这些墓葬经历了两次盗扰后仍出土不少随葬品,表明毁墓的目的并非盗取随葬品,而是有组织的报复行为。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

种种考古发现,恰好印证了《韩非子》所说:“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的说法。

上古真实的历史,比儒家描绘的禅让愿景要残酷得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