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节哀顺变的短句

群友父亲去世了我很悲伤,除了一句节哀,却不知该说什么

虽然我外表嘻嘻哈哈喜欢怼天怼地,尤其在网上喜欢跟人争辩,但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很会共情的人:网络上的热点事件,我为铁链女写过无数篇文章,唐山打人事件我也义愤填膺的去指责黑势力的嚣张和保护伞的无耻。

然而这些毕竟还比较的遥远,没想到有一桩距离相对更近的事情,发生在亲友的身上。我的一位群友之前非常喜欢聊天,而这几天沉默了,再以开口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他的父亲人走了。

背景是他的双亲已经70岁左右了。母亲感染了阳性,父亲和母亲同屋,在父亲去世之前并没有做检测是阴性还是阳性,只是头一天母亲还给父亲端了水,父亲喝完睡下,之后到第二天就没有再醒来。据本人说,父亲除了有高血压之外,医生没有住过院,没有开过刀。死亡证明上开了脑梗。

除了安慰一句节哀顺变,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常识判断,母亲得了新冠,父亲可能应该会感染,但这也仅仅是我的猜测,而没有一个基础病的人在第二天就死亡,不知道应该怪在哪一桩病身上。

我曾是一个非常坚定的放开主义者,因为我见到了身边有无数的企业主认为风控颗粒无收,严重的导致了负债。而在众多的大专家在全面放开之前还表示,新冠基本无后遗症,无证症状者占90%以上,所以对于全面放开,我一直是抱着一种欣喜的态度,认为离正常的生活秩序越来越接近,甚至我在想有可能我们会回到疫情之前。

然而身边的人全阳了,好一点的说没有那么痛苦,挺过来了,坏一点的说,如同割喉,咳嗽,不止高热不退,还买不到药。在这个期间,我也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家里没有药的老人搞退烧药,其实我只有一个心愿:太远的帮不了,认识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亲友父亲的离世对我的震撼还是很大的,因为我能共情失去亲人的那份痛苦而距离1000公里之外的,我的老爸和老妈,他们也都养了直到现在还有轻微的咳嗽,我的电话也都不敢关机,以前我很憎恨骚扰电话,而当半夜或清晨接到电话,我总是心头一紧,祈祷千万别是家里的双亲有问题,而当看到是陌生的号码,接听之后是骚扰电话时,我甚至都有些感谢,感谢来电的是他们的骚扰,而不是我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我甚至都可以耐心的听完他们的业务介绍。

我现在还没有阳,每天也出门,一切正常,我不知道是身体免疫力比较强,还是因为其他的玄学原因,但总之,我想我还是有点可能会对大家有用的经验来分享一下。

第一,吃肉蛋蔬菜。我是无肉不欢的那类人。个人曾经调侃过,进化到食物链的顶端可不是吃素的晕死,每天我至少会来摄入一些肉,如果没有肉,至少要保证每天两个鸡蛋以及至少一顿道中要配蔬菜。

第二,喝自制的柠檬水。柠檬切片放在杯子里,加上同比例的盐和糖泡水,自从12月初我就每天至少喝三杯柠檬水。我觉得或许柠檬能补充维生素糖盐水能补充能量。

第三,充足的睡眠。之前我的睡眠时间就比较长,每天至少要睡10个小时,而社会上全面阳性之后,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每天差不多都能睡足12个小时,当然,这需要自己去调节睡眠的时间,有时候我也会半夜醒,但是尽量的还是让自己能多睡就多睡一会儿。

第四,或许是不怎么科学的形态,我始终没有惧怕过阳性感染,没有害怕过自己染阳,我并没有打疫苗,同时我出门不是必要要求的场合,我也从来没有带过口罩。 不带口罩,或许是因为我先天的有的戴了口罩就胸闷气短的缺陷吧。而没打疫苗,是我总觉得作为一介草民疫苗这么好的东西应该让给领导们先打,我就不去占用过多的资源了,等到疫苗收费的时候,我再打,也算是近一点自己的爱国之力。我想奉劝大家的是,在你对一个产品或一件事没有充分认知时,不要轻易的去做尝试,话仅如此。

我丝毫不认为自己现在还没有阳说这些是对染阳和已经失去亲人说风凉话,我的心情是无比悲痛的,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因为疫情而失去生命,因为这并不是防疫的目的,任何的防疫,终究还是为人民群众的财产生命而负责。

所以现在我非常的矛盾,想想那些因为放开失去了亲人的人,我能感知到这份痛苦,而如果不放开又完全做不到清零,还影响经济的发展,这中间的矛盾如何的调和,他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关系。

为了后续更好的经济人文的发展,我恳请某些部门真实的来评判十二月份的病毒到底是什么样的病毒?到底是什么样的杀伤力。同时,我也希望官方能够做出明确的用药指南,并且保障充足的药品的供应,以便让每一个老百姓能够心里有数,即使因为各种原因造成了死亡,那至少死得明白。

这篇文章,我已经很尽量很尽量的收着写了,希望编辑们能体谅一个一直希望这个国家越来越好,民众越来越幸福地写手的心情。

最后,向失去亲人的各位家属们说一声:节哀顺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