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使我不得开心颜

古诗词名句典故详解: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名句的诞生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1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李白·梦游天姥2吟留别(节录)

完全读懂名句

1.白鹿:指仙人的坐骑。2.天姥:山名。在今浙江新昌县东五十里,东与天台山华顶峰相接,西与沃洲山相连。

如今我辞别诸君,不知什么时候能再回来?暂且把白鹿放到青崖上去吧。假如我要远行,便可骑上它去寻访名山,怎能低头躬身去事奉权贵,使我不得开心欢颜?

名句的故事

此诗一作“别东鲁诸公”。是天宝五载(公元746年)李白从东鲁家中南下吴越游历、别东鲁友人(杜甫等人)时所作的。虽然是别离之作,李白与杜甫之友谊亦非比寻常,但从诗题到诗文,却鲜见离别的感伤,大概只有末段“别君去兮何时还”一句提到惜别之情,由此可知,诗人之为此作应别有感怀。

诗文内容大致是在“梦”中进行的。诗中,作者借着对一片梦境的描写,发抒其对名山的向往心情,从而表示其对自由理想境地的热情追求,以及对于所憎恶的现实之坚决否定。或说诗人是借梦境以托言:“回首蓬莱宫殿,有若梦游,故托天姥以寄意。”(陈沆·《诗比兴笺》)此说虽然有些牵强,但从诗的结尾“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二句,便可以明显地看出,诗人向往自由的浪漫情绪,乃是从对于所憎恶的现实——朝中权佞的丑恶之坚决否定中产生的,他所以发抒其浪漫情性,正是为了使自己的精神从现实加予的桎梏中解脱出来。

对于此诗,清朝沈德潜在《唐诗别裁》里这么评说:“托言梦游,穷形尽相,以极洞天之奇幻,至醒后顿失烟霞矣。知世间行乐,亦同一梦,安能于梦中屈身权贵乎,吾当别去,遍游名山以终天年也,诗境虽奇,阙理极细。”阙即“脉”,此评既关照了李白浪漫的性格,亦符合诗文之意涵。

历久弥新说名句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豪爽而直接的两句话,为历代所有不愿屈辱服事权贵小人的仁人志士,继东晋末年田园诗人陶潜的“不愿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之后,塑造了一个典型而明确的形象。而清朝名医徐灵胎的故事,又是另一个鲜活的例子。

徐灵胎名大椿,字灵胎,晚年自号洄溪老人,他出身书香门第,幼承家学,祖父曾为翰林院官员,参与修撰《明史》。徐灵胎生有异禀,聪明过人,文武双全,凡星经地志、九宫音律,以至于舞刀夺槊之法,一皆擅场,而尤长于医。徐灵胎20岁便高中秀才,在一次岁考试卷上他题诗道:“徐郎不是池中物,肯共凡鳞逐队游。”诗中的“徐郎”为自指,至于“池中物”、“凡鳞”,指的都是蛰居无所作为的庸俗之辈;原来他厌恶科举制度,鄙视八股文,而对于流俗的追求更是深感不满。后来他被考官除名,从此才弃科举,钻研学问,尤其在医学上独树一帜,对于病人更能以义、以诚相待,终于成为康、乾一代的名医。

志存高洁,不为权贵、金钱折腰,守正不阿,应当就是陶渊明、李白、徐灵胎以及历代仁人志士的共同特点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