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仰天大笑出门去,李白,真的就这么傲娇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明人钟泰华在《文苑四史》表示,脱靴故事“恐出自稗官小说”,不可信。

清人王琦在《李太白文集跋》中也说:“后人深快其事(指高力士脱靴),而多为溢美之言以称之。然核其事,太白亦安能如论者之期许哉。”

的确,李白当时不过是翰林待诏,是个弄臣,仅供皇帝消遣,哪能让高力士为自己脱靴呢?

李白曾写过一篇《为赵宣城与杨右相书》,文中盛拍杨贵妃堂兄杨国忠的马屁,把杨国忠比喻为舜帝的贤臣夔与龙、东晋王朝的擎天柱谢安,称杨国忠是“入夔龙之室,持造化之权。安石高枕,苍生是仰。”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也就是说,李白写“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其实那都是气话,是屡屡钻营投机失败后的气话、昏话、胡话,其实,他一辈子都在摧眉折腰事权贵,希冀获得权贵们的青睐和提携。

你看,写于天宝元年(742年)的《南陵别儿童入京》,彼年,李白已经四十二岁,得到唐玄宗召他入京的诏书,高兴得不得了,立马回到南陵家中,收拾行装,与儿女告别,向世界傲娇地宣布:“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而这首《南陵别儿童入京》也真实反映出李白入京时间是在天宝初年,而不是李浚《松窗杂录》所说的“开元年间”,即《松窗杂录》所记根本不可靠。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李白在《代宋中丞作自荐表》也交待得清清楚楚:“天宝初,五府交辟(推荐),名动京师。上皇闻而悦之,召入掖庭。”入京时间为“天宝初”,明明白白,不容置辩。

志怪小说《酉阳杂俎》载,唐玄宗竟然为李白的风采和气度所震慑,“不觉忘万乘之尊”,分明是小说家语,根本不足为凭。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回头再说说高力士,高力士本人行事端谨,在《全唐文》诸卷中历历可考,不但素得时人敬仰,即令是张说、张九龄、李邕等贤相名臣也对之尊重有加。高力士最出彩的表现,就是助唐玄宗平定韦皇后和太平公主之乱,累官至骠骑大将军。和赵高、魏忠贤、李连英等奸臣小人有本质上的区别。李白有什么捉弄他的必要?高力士晚年反对权幸宦官李辅国逼迫太上皇西迁,被贬往夜郎。李贽在《史纲评要》赞:“高力士真忠臣也,谁谓阉宦无人。”

这样的忠臣,不说李白没有捉弄他的必要,就算李白要捉弄他,也必然遭到唐玄宗的反对。

所以,唐人李肇在《国史补》记:“李白在翰林,多沈饮。玄宗令撰乐辞,醉不可待,以水沃之,白稍能动,索笔一挥十数章,文不加点。后对御,引足令高力士脱靴,上命小阉排出之。”看,李白伸脚到高力士的面前,要高力士脱靴子。唐玄宗生气了,命令小阉官“排出之”,将他赶出宫去。

《旧唐书?文苑下》则记载为“由是斥去”,将李白斥骂走。

也就是说,高力士为李白脱靴之事,根本是子虚乌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