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盘是什么意思(国家崩盘是什么意思)

「深度」加密帝国FTX与90后首富的崩盘始末:三年奇迹扩张,五天灰飞烟灭

记者 | 司林威

编辑 | 文姝琪

一家320亿美元估值的行业巨头,一位在美国国会与议员们布道“Web3”的90后亿万富翁,在短短五天内走向崩塌。

11月11日,总部位于巴哈马的FTX表示,包括其附属公司在内的一百多家主体已经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FTX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这家成立仅3年的公司在崩溃之前,估值已经高达320亿美元。申请破产保护的同时,其创始人SamBankman-Fried(简称“SBF”)也从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中消失,其百亿美元身价在数日内消失殆尽。

据《华尔街日报》消息,FTX的律师在11月14日晚间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表示,该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破产可能涉及“超过100万债权人”,显示出该交易所在本月暴雷之前业务触角之广。上百万的债权人,正紧盯着风暴的主角210亿美元身价的SBF的动向。另有外媒称,FTX帝国的缔造者SBF在宣布破产和辞职之后,曾试图前往和美国之间没有引渡条款的迪拜,但随后被巴哈马当局阻止,滞留在FTX在巴哈马总部的豪华公寓中,而美国的监管机构也开始呼吁SBF回到美国接受问询,越来越严峻的压力向SBF逼近。

截至目前,美国白宫、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巴哈马警方等多个监管机构都在调查此事,红杉、淡马锡、安大略养老基金、软银等国际顶级投资机构同为受害者。而这场必然载入加密货币领域史册,甚至将在金融史上留下痕迹的债务危机还在不断蔓延——多家加密平台宣布因FTX而陷入流动性危机。

如此庞大的加密帝国为何在短时间内轰然倒塌?

帝国的崩溃:五天崩盘,连续反转

FTX崩盘的导火索要回溯到11月初。

11月2日,加密领域的知名媒体CoinDesk披露了一份私人财务文件,指出FTX的姊妹公司,也是行业最大的做市商AlamedaResearch目前可能存在的债务问题。CoinDesk指出,Alameda的资产负债表债大部分资产为FTX平台发行的代币FTT。截至6月30日,Alameda资产达146亿美元,其中最大的单一资产为价值36.6亿美元的FTT,其他重要资产包括33.7亿美元的公链代币SOL和Solana生态Token。其负债有80亿美元,主要是74亿美元的贷款。根据这份文件,Alameda的资产大部分都是与其关系紧密的FTX和Solana的代币,也就是另类的股权,其市场流动性较差,且估值都有高波动性风险,但其负债是实打实的大规模美元负债——再结合此前一些研究员发现FTX的储备金正不断流失,加密货币社区开始出现恐慌情绪。

6日晚,Alameda做出正面回应。其CEO CarolineEllison,也是FTX创始人SBF的前同事和曾经的约会对象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网传版资产负债表不实,Alameda有超过100亿美元的资金未能在该负债表中列出,试图以此安抚社区的恐慌情绪。

但这番回应并没有消除质疑。同时,行业内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也加入了质疑行列之中,并成为压死FTX的最后一根稻草。当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昵称CZ)发文,表示币安去年退出FTX股权投资后,收到了大约21亿美元等值的现金(由BUSD和FTT组成)。由于最近曝光的消息,币安决定清算其账面上所有剩余FTT,预计几个月完成,CZ还强调本次抛售行为与“针对竞争对手”无关。推文发出后,FTT价格迅速从24美元下跌至21美元附近。

币安的加入让此事迅速成为加密领域最受关注的事件。币安与Alameda首次进行了“公开竞争”,Alameda CEO Caroline Ellison在社交媒体上回应CZ的发言,她表示如果CZ想让清仓对二级市场的影响降到最低,Alameda现在非常愿意以22美元的价格收入FTX,以此来展示Alameda的健康和强大。

一场无形的战争打响了,在币安宣布要清仓FTX的代币FTT后,引发了用户对FTX和Alameda的提款潮——近10亿美元的资产从FTX和Alameda的相关钱包地址流出。

此时,FTX和Alameda的缔造者SBF也被迫下场,他于11月8日下午做出回应,指责竞争对手蓄意抹黑,并强调平台有能力覆盖所有用户的资产,试图安抚市场和FTX用户。然而SBF的回应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平台上仍有大量客户在转出资金。

另一方面,除了用户流失外,大量试图抓住机会做空FTX代币的投机者蜂拥而至。一个简单但致命的死亡螺旋形成了:越多用户要求提款,FTX储备金流失越迅速,从而引发更多用户加入挤兑潮。

根据媒体报道,在这短短几天内,FTX流出资金的规模高达数十亿美元。当时SBF找到了多家行业机构甚至华尔街寻求紧急支援,但都未能成功。

戏剧性的一幕随后发生,这场人们原以为会是持续拉锯的战争,在几个回合之后就结束了。

11月8日晚,FTX暂停了以太坊、Solana和Tron上提款请求,同时也暴露出自己已油尽灯枯的事实。仅一个小时后,FTX创始人SBF和币安创始人CZ先后宣布了币安即将收购FTX的消息:CZ称已达成口头协议,币安在收购前将会对FTX进行尽调。在后续的报道中,CZ称自己接到SBF的电话时也感到震惊。

但投降并没有挽救FTX的生命,反而让FTX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短短一天后,11月10日,币安又宣布要放弃收购FTX。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希望能够支持FTX的客户以提供流动性,但这些问题超出了我们的控制或帮助能力。”

显然,FTX的资金缺口也让币安无法接受。根据多家外媒报道,SBF告诉投资者,在流动性危机之后,FTX的空头高达80亿美元,如果得不到流动性补充,该平台濒临破产。而由于事件发生的太过迅速和诡异,美国的监管机构SEC也开始注意此事,这也成了币安顾虑的一点。

币安的放弃对于SBF而言,无异于宣告灾难即将来临,这场灾难随即蔓延到加密货币本身。即使后续多家机构表示正在与SBF洽谈也于事无补。

当日,比特币报价跌破16000美元,24小时暴跌15.8%,一周内跌幅达23.0%,创2020年11月以来的最低点。另一大加密货币以太坊同样损失惨重,跌破1200美元,24小时跳水16.9%,周内跌幅超29%。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市值一周内蒸发数千亿,再次回到万亿美元的市值之下。

11月11日,成立仅三年的FTX正式宣布,包括其附属公司在内的一百多家主体已经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这距离Alameda 6号发表回应仅过去五天。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amBankman-Fried(简称SBF)已经辞职,估值320亿美元的FTX帝国正式崩塌。

帝国的兴起:三年成为亿万富翁

和FTX崩溃的速度类似,FTX成为行业巨头的时间也极为短暂。

MantaNetwork的联合创始人纪沧海告诉界面新闻,他于2018年在旧金山的一次聚会上结识了SBF,那时FTX还未成立,SBF正在为Alameda进行募资。在纪沧海的印象里,SBF是个聪明人,也是典型的加州民主党精英,但当时的他还不像今天一样如此受到瞩目。MantaNetwork是一家零知识证明技术研发机构,也是FTX的投资对象之一。

BitMEX创始人ArthurHayes则撰文描述了他眼中的SBF——一个典型的“白人小子”。SBF于1992年3月6日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父母均为斯坦福大学的法学教授,高浓度的哲学素养环境影响了SBF的世界观。他还有一个兄弟,从小SBF在和兄弟玩棋类游戏时,就会训练自己同时玩其他游戏,这让他后来面对错综复杂的金融市场也充满信心。

2010年,SBF考入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他称自己刚走进这所世界顶尖学府时,还“有点像一个书呆子”。很快,SBF就意识到他对物理研究没有什么兴趣,机缘巧合下,SBF 认识了Will MacAskill ,这是一位年轻的牛津大学哲学家,当时他刚刚完成博士学位。

在哈佛广场外的Au Bon Pain吃午饭时,MacAskill向年轻的SBF阐述了Effective Altruism(有效利他主义,简称EA)的原则。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一个人的目标是为了做好事而优化自己的生活,那么通常可以通过选择赚取尽可能多的钱来实现最大的善行——为了把所有的钱都捐出去。从此,SBF找到了奋斗目标,先赚到大量的钱,然后做出社会贡献。

毕业之后,SBF和他的亲兄弟一样,加入了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华尔街量化交易公司JaneStreet,这家金融机构运营着价值17万亿美元的证券交易。也是在JaneStreet,SBF遇到了另一个合伙人,Alameda的CEO Caroline Ellison,他们从JaneStreet就已经开始搭档,《纽约邮报》还爆料称两人曾经约会过一段时间。

成长于斯坦福教授家庭,就读于世界顶级学府麻省理工,第一份工作就是华尔街的量化机构,SBF毫无疑问是一个典型的犹太精英,这些履历让他后续为FTX开拓市场时,能够在美国上层社会如鱼得水。

在JaneStreet工作三年后,SBF创立了Alameda这一做市商,从这里他发现了加密货币这一新事物。而加密货币也成为他的潘多拉魔盒,使SBF进化为身价超200亿美元的亿万富翁。

据外媒报道,SBF在Alameda创立后,发现加密货币市场存在着巨大的套利空间,特别是亚洲的比特币交易,存在着著名的“泡菜溢价”(指韩国等地区的比特币价格高于其他地区),于是带着身边的交易员搬到香港进入了这一赛道。

但纪沧海告诉界面新闻,在2017年这个时间点,如此简单的套利空间并不太可能是SBF率先发现。他认为SBF 2018年从加州搬到香港的原因还是当时加密货币正处于熊市周期,亚洲资金此时对加密货币态度更加友好,且其在美国也受到更大的监管制约。也正是因为香港后续收紧了加密货币监管政策,SBF又迅速选择了巴哈马作为他的新基地。

2019,在搬来香港后不久,SBF创立了以衍生品业务为特色的FTX交易所,取名FTX,这是“期货交易所”(Futures Exchange)的简写。在团队只有数十人的情况下,他们的产品就正面与当时的三大交易所“币安、火币、OK”对抗,从中杀出一条血路,得到爆炸式增长。

一位FTX早期的亚洲机构客户告诉界面新闻,FTX的团队由于多为华尔街交易员出身,对于有专业需求的机构级用户来说,其基于加密货币的衍生品服务的确具有吸引力。例如FTX推出的股权通证产品可以让用户使用加密货币来购买包括苹果、阿里巴巴等在内的美国股票,甚至在2020年美国大选时,FTX还推出过特朗普与拜登的竞选期权。在这期间,SBF拼命工作,最为人熟知的是他每晚只在办公桌旁的懒人沙发上睡四个小时,凌晨3点还在接听客户和投资者的电话。

除了在交易上的天赋外,SBF还有敏锐的政治嗅觉,这也让FTX的爆炸式增长成为可能。

11月11日,美国国会议员TomEmmer发推文表示:“我办公室收到的举报称,SEC主席GaryGensler曾帮助SBF和FTX钻法律漏洞,以获得监管垄断地位。我们正在调查这件事。”这也表明,SBF与美国的监管机构有颇深的关联。

2020年大选期间,SBF向拜登总统的竞选团队捐助超1000万美元,其数量在“CEO捐款人”中仅次于彭博社创始人Michael Bloomberg。同时,SBF还被媒体曝出是民主党超级PAC(政治行动委员会)“FutureForward”的成员。在展望2024年大选时,他曾放言可能会花费1亿至10亿美元来阻止特朗普参选。

民主党金主的身份也让FTX在美国的影响力迅速增加,甚至隐隐压过老牌劲旅Coinbase和币安。恰逢2020年美元流动性溢出,加密货币迎来久违的大牛市,FTX顺势在美国卷起一股加密风暴。

2021年3月,FTX以1.35亿美元夺得NBA的迈阿密热火队场馆的命名权,并将场馆更名为FTXArena,合约为期19年。在2021年迈阿密热火队赛季揭幕战中,FTX甚至向坐在FTXArena某一区域的每位观众赠送了500美元的加密货币。

2021年6月,FTX与七届超级碗冠军汤姆·布雷迪(Tom Brady)和巴西超模吉赛尔·邦辰(Gisele Bündchen)达成了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其中包括该公司的股权合作,和用加密货币支付他们的服务。FTX还在同月成为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的官方赞助商,并拿下2022年美国最高收视率节目超级碗的广告位,向9000万观众宣传加密货币。

同年,美国国会举办关于加密货币的听证会,SBF代表FTX.US出席,并向议员们布道Web3概念。到了今年,SBF甚至开始试图影响美国的监管政策。今年三月,FTX向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提案,希望利用区块链智能合约取代期货经纪商(FCM),实现风险管理自动化,并得到了CFTC的赞扬。同时,FTX也在和SEC合作,讨论新的证券型代币(securitytokens)规范。

在监管和华尔街之间游刃有余的SBF逐渐成为了行业领袖,即使他还不到30岁。FTX在过去一年时间内完成三轮融资,吸引了超上百家机构参投,其中包括淡马锡、加拿大养老基金这样的国家资本,也包括红杉、软银这样的顶级世界风投。2022年1月31日,软银集团、老虎环球基金等机构再次注资后,FTX的估值飙升至320亿美元。

根据《福布斯》的统计,SBF身价最高时达265亿美元,他在2021年10月登上美国400富豪榜,财富净值约225亿美元,成为全球30岁以下最富有的人。同时,SBF还在接受采访时宣布他会将收入最终全部捐出并造福于世界。在日常生活中,他继续穿着自己的T恤,面对六块屏幕工作,在社交媒体上宣传加密货币概念,并在深夜回复消息。

亿万富翁的另一面:华尔街之狼

一切看上去都很顺利,直到帝国突然崩塌。

随着更多FTX内部细节的暴露,人们发现SBF也有着另外一面。FTX在申请破产后,11月16日,据Financial Review报道,对冲基金SkyBridge的创始人Anthony Scaramucci透露,其在今年9月拒绝了SBF收购SkyBridge更多股份的提议,而后感到愧疚,所以带其去中东进行募资。当时,SBF希望在中东以320亿美元的估值为FTX募集20亿美元资金,但在和中东大佬们的会谈中SBF猛烈抨击币安创始人CZ,还说了不少垃圾话。这与他在推特上的翩翩风度大相径庭。

而一位Vox记者在此后也公开了他在深夜和SBF的聊天记录,SBF在谈及自己是否会为了利益做不道德的事时,提及“CZ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假惺惺地说不要做不道德的事情,否则你的钱就一文不值了。是因为他道德高尚吗?我看只是因为他有更大的资产负债表而已,所以他赢了。”这与他数日前(币安宣布要收购FTX时),盛赞CZ为行业做出的贡献完全不一致。甚至他自己都承认,说过的很多话只是为了“公关宣传”。

对于FTX的崩溃,SBF也做了精心辩护。他承认FTX借给了Alameda大量资金,但自己在推特上称FTX没有拿用户的钱去赌博也没有撒谎,SBF称他认为Alameda有足够的抵押品来合理覆盖这些债务。

但是,随着FTX破产文件的公开,人们才发现FTX和Alameda早已陷入了危机之中。近日,CoinMetrics研究主管LucasNuzzi在推特上分析称,有数据表明Alameda曾在今年第二季度时与三箭资本等一起暴雷,但FTX当时为了将Alameda从Voyager和三箭资本破产风波中解救出来,疑似使用FTT抵押借款——这正是使得FTX后来面临流动性短缺的最大导火线。

今年5月,在稳定币项目LUNA突然崩盘导致多家加密货币机构纷纷破产时,当时SBF就成为热心的“白衣骑士”四处伸出援手,但现在大家更倾向于认为SBF的行为更多是为了自救。

在LUNA事件中,Voyager因借款给两大机构无法赎回,导致倒闭重组,其中借款量第一就是已经破产的三箭资本,这家对冲基金以风格激进闻名,第二名就是FTX的姊妹公司Alameda。CoinMetrics研究主管Nuzzi称Alameda因获得了基于FTT作为“抵押品”的FTX资金,总计1.72亿枚FTT,价值约41.9亿美元,后续从FTX抵押借款部分资金出来后,才得以从该风暴后暂时脱身。

这一说法和Vox记者爆料的聊天截图也较为吻合,当记者问SBF是否在LUNA崩盘时,Alameda才第一次挪用FTX的用户资金,SBF并没有正面回应,他回答称挪用原因是FTX和Alameda两家姊妹公司之间混乱的“账目 保证金”交易。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Alameda挪用FTX资金的仓位逐渐增加。据SBF自己回忆,LUNA崩盘时,很多FTX与Alameda的仓位已经相当混乱的纠缠在一起,但SBF直到几周前才意识到它们的全部规模已经夸张到吓人。

《纽约时报》也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在近期召开的Alameda员工会议上,其CEO Caroline Ellison解释了崩盘原因。她颤抖着道歉,说让大家失望了。她称近几个月,Alameda提取了大量贷款,并用这笔钱进行了风险投资及其他支出。Ellison说大约在今年春天加密市场崩溃前后,贷方开始收回贷款。但Alameda花出去的钱很难收回来,因此该公司动用了FTX的客户资金来偿债。她说除她和SBF外,只有两人知情。

而一位与Alameda有过深度接触的机构告诉界面新闻,Alameda的玩法在圈内早已经不是秘密:它们会在项目上线发行代币时提供做市商服务,同时索取远超高于正常数量的代币持仓,从而在初期进行高度控盘,并通过其中的剪刀差获利。这种模式对于初期难以生存项目方来说无异于“饮鸩止渴”。

但作为行业最大的做市商,Alameda从来不缺机会,例如目前最热的公链项目之一Solana,行业人士都清楚这条公链背后最大的支持者是FTX。此前,Solana通过私人首次代币发行 (ICO) 从包括Alameda Research在内的几家私人投资公司筹集了约3亿美元。作为参与筹款回合的回报,Alameda获得了SOL一部分的股份,此后,SOL价格一路上扬,也成为加密领域市值最高的代币之一。在FTX出事之后,Solana代币价格也近乎崩盘,三天内暴跌50%,上述机构认为Alameda这样的做市商只是希望从加密货币市场中攫取利益,而不是进行建设。

如果用BitMEX创始人ArthurHayes的话来总结,那就是SBF通过社交货币,将西方金融机构和加密行业玩弄于其股掌之上。

截至目前,FTX的风暴还未结束,其新任CEO、曾负责安然破产清算的JohnRay III在向美国联邦破产法院提交的最新文件中,首次详细揭露了FTX集团内部财会、风控与管理的混乱和失败。他称,在其长达40年、历经一些有史以来最大破产案的企业重组业务生涯中,“从没见过如此糟糕之事”。

而这场大败局该如何收场,SBF是否面临牢狱之灾?无论如何,这场风暴都将载入加密货币野蛮生长的历史之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