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和会中国签字了吗

第一个得知中国在巴黎和会上拒绝签字消息的人是谁?

巴黎和会中国签字了吗

巴黎和会上的中国代表(左2为外交家顾维钧)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以美、日、英、法为主要代表的战胜国开始瓜分胜利果实。

1919年,27个战胜国齐聚巴黎凡尔赛宫,签署战后协议《凡尔赛和约》。

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也派外交官员参加了会议。

令人气愤的是,在和会上,中国代表提出“归还德国所占领的山东胶州湾地区、撤出国内所有外国驻军、取消租借”等合理要求时,竟遭到了日方代表的无理抨击。

他们无耻地要求,要将“德国在山东的所有利益全部过继给日本”,并扬言,“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日本就退出和会,不谈了”。

面对日本人的挑衅与无理要求,中国代表团以王正廷、顾维钧为主的外交官据理力争,他们顶住压力,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了“如果不能满足中国提出的方案,他们拒绝签字”的决定。

1919年6月,巴黎和会签字仪式举行。由于帝国主义列强没有满足中国的要求,顾维钧等外交官拒绝在协议上签字,第一次向外国人展示了中国人的强硬态度!

巴黎和会是战后最重要的一次会议,全世界都在时刻关注着它的动向。及时得到巴黎和会的消息,是每一个国家政要极为期盼的事情。

当时,我国的通讯技术还很落后,没有自己的通讯线路。

关于巴黎和会的消息,要通过英国、丹麦美国的“海底水线”线路传递,并由英国的路透社垄断发布。消息不仅常常滞后,甚至还有电文被改动,被故意延搁的现象。

为了能及时得到巴黎和会的消息,在北洋政府交通部主管无线电信工作的吴梯青想方设法,用能够买到的材料设法装了一台超外差式十灯收音机,并在北京东便门外架设了一条3公里长的天线,天线指向巴黎的方向,以备收听和会的消息。

巴黎和会中国签字了吗

旧式电子管收音机

这台简陋粗笨的收音机用几十个茶杯粗的大电池组合起来供电,即无录音设备,也没有播音设备,还只能用耳机收听。

为了能较好地接收巴黎和会的消息,还调用了几个有经验的收报员加以训练,日夜轮班收听,以便及时了解和会的消息。

1919年6月19日午夜,守在收音机旁的工作人员突然被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所震惊:“Chi……拒绝签字”。

当时正逢夏季,气候变化无常,无线电信号被很强的电磁波干扰,杂音巨大,震耳欲聋,根本无法听清楚“Chi……”是哪个国家。

但从收报人员的分析来看,除了中国用“Chi……”外,只有智利的名字也有“Chi……”几个字母,而会议的议程中要讨论中国的山东问题,由此,吴梯青断定:是中国代表在巴黎和会上拒绝签字!

得到这个重要消息,吴梯青立刻带上电文,连夜叫开东便门进城,向有关部门报告这个消息。

巴黎和会中国签字了吗

中国民众的抗议

当吴梯青路过西长安街的时候,看到总统府门外一大群露宿街头的大中学生,这些爱国青年正是为巴黎和会中关于山东租借一案而来。

他们在总统府门前静坐示威,强烈要求中国政府捍卫国家主权,决不能在丧国辱权的协议上签字。

看到这些不惜露宿街头群情激动的爱国青年,吴梯青十分感动。他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在官方还没有得到消息之前,便大声向学生们宣布:我国代表已经拒绝在和约上签字了!

吴梯青的消息让学生们兴奋不已,人群中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第二天一早,吴梯青把电文报告交到交通部和电政司负责人,并转交法商那世宝通讯社转播,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立刻传遍全国。

不料,就在消息刚刚发出几个小时,路透社北京分社、英、美、丹麦等几个国家的海底电线公司就来交涉,声称中国与他们几家“水线公司”有条约,规定只能使用他们几家的通讯线路,而不能用其他方法通讯,指责中国违反了规定。

同时他们还强词夺理,百般挑剔,说“电文中有几个字母漏掉,就不应该传播,否则就是妖言惑众”。

吴梯青代表交通部回应了他们的无理指责。他说,水线合同是清朝时代所定,当时还没有无线电通讯方式。现在我们利用科学发明,你们却企图垄断我们的电讯事业,这难道算公平吗?

面对他们对“字母漏掉”的指责,吴梯青说,“虽然当时因为天电强大而漏掉了几个字母,但根据当时和会的情况来判断,我们确信这消息不会错!”

几个国家公司的代表理屈词穷,只得悻悻地走了。

中国在国际会议上采取拒绝签字的方式大胆地说出了“不”字,尽管并没有彻底解决所有的不平等条约问题,但它大大增长了中国人的志气,在中国外交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笔。

而敢于向帝国主义列强提出挑战的外交家顾维钧,第一个得知巴黎和会消息并迅速传递出去的吴梯青,都在这个历史事件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