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是谁的诗句

李商隐作《乐游原》,写出了诗中最美的黄昏,千年之后引发了争议

《乐游原》又名《登乐游原》,是唐代大诗人李商隐创作的一首五言绝句。这首诗在宋代因为受到西昆派诗人的推崇,所以在后世大大有名。

这首诗最受欢迎的句子,是最后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两句,古代诗人一般认为这两句诗,写出了李商隐“忧唐之衰”的心境。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是谁的诗句

微霞漫天,残阳如血的景象很迷人,“只不过”当我们见到它的时候,已经临近黄昏了。诗中的“只是”,一般被当成“只不过”来说,因此这两句诗其实是一个“转折”复句。

这首诗从宋朝被人们接受开始,一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都作如是解读。直到八十年代中期,周汝昌先生在解读此诗时,却对“只是”提出了新解。

周汝昌先生认为这里的“只是”,应当是“正是”的意思。无独有偶,在周妆昌先生提出这个新解之前,日本也有一批学者持有相同的看法。

对于李商隐这首诗中的“只是”,到底是什么意思,意见从此分成了两派。那么,他们各有什么样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呢?下面,我们照例还是从这首诗的本身谈起。

一、《乐游原》赏析

《乐游原》——唐·李商隐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白话翻译:

傍晚时分,感觉到心情非常不愉快,于是就驾着车,到乐游原上去散散心。夕阳晚照的景象无限美好,“只是”临近黄昏。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是谁的诗句

前面我们已经提到过,关于这首诗中的“只是”二字,目前有两种解读:其一是“只不过”,其二是“正是”。

宋、元、明、清,乃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中外诗人和评论家,几乎无一例外都认为这首诗中的“只是”,应当解读为“只不过”。“只是”一词表达前后二句,是一种“转折”关系。

宋代大词人苏轼填《浣溪沙·春情》,当时化用了李商隐的名句:“桃李溪边驻画轮,鹧鸪声里倒清尊,夕阳虽好近黄昏。”这里的“虽”就是“虽然”,就是转折词。

王质的《江城子·席上赋》中也有“只恨夕阳,虽好近黄昏”这样的句子,这里的“虽”和苏轼词中的“虽”,都是同样的意思。

可见宋代的人基本上认为李商隐的“只是近黄昏”的“只是”,是在表达一种“转折”关系,“只是”就是“只不过”。诗人用到这里的目的,就是在替唐王朝的衰落,表达一种惋惜之情。

清代袁枚的《余登山甚豪客有羡老健者赋此告之》,彭邦畴的《挽陈嵩庆联》,以及张洵佳的《六十自遣三首》,都引用了苏轼改造的“夕阳虽好近黄昏”,用来描写自己晚年景况。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是谁的诗句

袁枚诗中说:“晚菊自香夸老圃,夕阳虽好近黄昏。明年七十筵开后,只造生茔不出门。”意思是说他老了、不中用了,七十大寿以后,准备呆在家里修“活人墓”,不出门了。

彭邦畴的诗中有一句“伤心将大用,夕阳虽好近黄昏”,看样子是在说他自己将受到重用,但是他已经是风烛残年,不堪重用了。

张洵佳在诗中则说:“夕阳虽好近黄昏,绮思豪情百不存。但以閒吟消岁月,并无奢愿望儿孙。”

意思是他现在的状态看着很好,但已经是强弩之末。少壮时期的豪情壮志早已不复存在,只能呆在家里吟诗作赋打发时间,根本不敢指望儿孙去替自己达成愿望。

可见,从宋朝至清朝的那些诗人们,都是把“只是近黄昏”作为一种“惋惜”式的情感表达,没有其他的解读。

另外,杨万里还在他的《诚斋诗话》写道:“如李商隐忧唐之衰云:‘夕阳无限好,其奈近黄昏’。”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是谁的诗句

过去唐朝流行的官话是山西话,到了宋朝就成了河南话。这么看起来,大约的确是人们的口语发生了改变,对“只是”的解读,也就变得不同了。

不过关于李商隐诗中的“只是”,到底该怎么解读,前述两种说法看上去都很有道理,目前为止还没有争论出一个答案。

但是个人认为,诗歌本来就是朦胧而又美丽的,所以对于它的解读,并不需要一个固定的答案。“只不过”也好,“正是”也好,都可以用来解读这首诗。

因为这种多重的解读,可以让这首诗适应更多不同的场合,让诗歌本身的审美得到延展,具有更强的张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