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何时照我还的前一句是什么

王安石:千帆过尽,明月何时照我还

明月何时照我还的前一句是什么

王安石这次没有找理由拒绝,皇帝的赏识和重用,就等于最高层支持自己放手去干。没有高层支持的事,是很难做的,这个道理王安石心里比谁都明白。

两人见面后,王安石客气了一番就提出“治国之道,首先要确认革新方法”,这道理就是“选对方法,比盲目的努力更重要”,建议神宗效法尧舜,简明法制。王安石见神宗中有志改革,又呈上《本朝百年无事札子》,把宋初与当前形势做了一番对比,豪言“大有为之时,正在当日”,他期望神宗有所建树。

王安石给神宗作了一番理论分析,又送上一顶高帽子。 神宗觉得王安石果然大才,方法正确,道理明彻,神宗流露出“我同意你的看法,你支持我,我们一起干”的豪情。

变法未始,准备先行。先是组建变法工作小组,在1069年(熙宁二年)任命王安石和陈升之共同掌管三司条例司,又找来吕惠卿承担条例司的日常事务,派遣提举官40多人。就这样,变法工作小组组建好了,组长,助手一应俱全。

明月何时照我还的前一句是什么

在众多反对变法者中,有两个人不得不提,一个是司马光,一个是苏轼。没错,这个司马光是从小就会砸缸救小伙伴的司马光。他先后三次写信给王安石,信中列举新法的弊端,让王安石别瞎弄,赶紧恢复旧的制度。铁了心要变法的王安石,在给司马光回信中逐一反驳司马光的观点,也一带批评反对者因循守旧不识大体。司马光憋了一肚子气,觉得王安石顽固不化,和他没办法一个锅里吃饭,司马光便向神宗辞职,离京而去。苏轼反对变法,是熙宁二年(1069年)王安石要求改革取士方法时“专以经义、论、策试进士”,而苏轼却在皇帝召见时直陈变法“求治太急,听言太广,进人太锐”。

如果一个人在开展工作时,弄得朋友反目,同事成仇,这样差到让人无语的人际关系,已经让人担忧他的工作能否有后续。王安石的朋友圈,目前就处于这样一个状态。

反对者的增多,也让王安石陷入人际关系危机。王安石的老师欧阳修对变法不满,王安石批评他“修擅附流”,导致欧阳修未到退休年龄就告老还乡。韩琦对变法有意见,王安石骂他“在一郡则坏一郡,在朝廷则坏朝廷,留之安用?”;吕公著对变法提点意见,王安石把他比作“四凶”,罢官了事;王安石的弟弟王安国反对变法,王安石也对他大力打压;好友曾巩,因老师欧阳修反对变法,弟弟曾布支持变法,弄得曾巩左右难做人。一时间,“欧阳修归隐临泉、韩琦告老还乡、司马光罢官著书、范镇辞职不仕……”,王安石把能得罪的名臣得罪了个遍。

为了变法,王安石可谓六亲不认,他的著名口号“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代表了王安石此时的变法决心。

明月何时照我还的前一句是什么

1075年,王安石接到恢复相位的诏书。在从江宁去京师途中写下这首《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写这首诗歌时,王安石已经是五十五岁的老人。变法以来的争议和被攻击,让他心力交瘁,而闲居江宁的生活还没享受多久,又要搅入改革这场浑水。今日明月送我走,明月何时照我还?或许面对又绿江南岸的春风,他的心中更多的,是对人生未来的一种自问与不安。

一个因才情而高傲、固执于世间的人,是没办法清醒地接受一切渐渐消失,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过程。王安石复相之后,朝廷,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朝廷,变法没办法推行下去,王安石只得在1076年(熙宁九年)辞去宰相之职。虽然此后王安石被分为舒国公、荆国公,随着宋神宗在1085年(元丰八年)去世,司马光任宰相,熙宁变法全面废除,一个属于王安石的时代已经永远结束了。

一个国家和民族,如果随时都有人不计个人成败以身报国的话,这样的国家和民族是有希望的。很不幸,王安石虽然拼尽全力地挽救这个日渐颓废的帝国,最终却没能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

1086年的四月(元祐元年),这是一个正值多雨的季节,王安石病逝,享年66岁。

这一次,王安石再也没能吟诵“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他带走的春天,是一个充满凄风苦雨的春天。

结束语

王安石变法的初衷,并没有错,只是在用人方面犯了错误,触动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变法失败以后,王安石才会被人骂为北宋灭亡的罪魁祸首。

熙宁变法虽然失败,但不影响王安石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不影响后人对“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这一千古名句的喜欢。

明月何时照我还的前一句是什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