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诺奖最近的一次!西南财大有点亏

「评论」西南财大“错失”诺奖了吗?对学校不再续聘教授不必过度解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熊丙奇

“距诺奖最近的一次,西南财大有点亏。”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有三位获奖者,其中菲利普·迪布维格(Philip H. Dybvig)2008年被聘为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教授,2010年担任西南财大金融研究院院长,直到2021年。于是不少网友感慨,如果他再坚持两年,西南财大就真的获奖了。

诺贝尔经济学奖公布后,西南财大并没有“宣传”曾经担任教授、院长的迪布维格获得诺奖,也被认为学校可能“有苦说不出”。

而这些恐怕都是对此事的过度解读。

近年来,中国社会一直呼吁高校推进破除“唯帽子”评价改革,但从此番热议看,社会舆论还是特别看重“帽子”,似乎获得诺奖就拥有特殊的身份。对待诺奖获得者,应看重其实际工作贡献,而不能一获得诺奖就带上“帽子”,享有高于普通教师、学者的学术权利。

高校“解聘”或者“不再续聘”教授是否合理,应该基于双方的聘期协议,而不能一看诺奖获得者的身份,就认定解聘或不再续聘不合理。中国高校的人才评价确实存在急功近利的唯论文、唯奖项、唯帽子等问题,但是,不能在质疑这些问题的时候,又进一步强化这些问题,比如用“帽子”观念质疑学校不能解聘诺奖获得者。

迪布维格在2021年之后没有继续在西南财大担任教授和院长,这是事实,但没有续聘的原因或许是多重的。有可能是“讲座教授”的聘期到期,以及学校内部院系结构调整,学校综合各方因素不再续聘;也有可能是迪布维格提出不再继续担任院长,因为他1955年出生,今年年龄已经67岁。鉴于此事已经引起社会舆论关注,西南财大可以做出适当的回应。

具体到对待诺奖获得者,也需要分阶段看。在获得诺奖之前,有的诺奖获得者可能就是一名普通教授,有的甚至可能默默无闻,如2002年的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田中耕一,获得诺奖时只是一名普通职员。一名学者有可能一直在某一高校、科研院所工作,也有可能换单位。那么,是不是不再续聘他的单位就有眼无珠呢?并不是。在职业生涯中换单位的情况十分普遍。

另一个阶段则是获得诺奖之后,在中国社会舆论中,获得诺奖似乎就拥有了某种身份光环,而在国外大学中,获得诺奖,学校的“奖励”最多就是一个停车位,诺奖获得者参与学术活动,与其他学者是完全平等的,并没有高人一等的特权。有的诺奖获得者在年轻时获得诺奖,但后来因不再有其他科研发现而在学术界沉寂,还有的则因学术不端、发表歧视言论被解聘。

这需要看学者本身,而不是其“头衔”“帽子”的学术评价体系。诺奖授予的也是某项具体的研究成果,而不是对学者的综合评价,诺奖评委并不在意获奖者有什么身份、头衔。

有网友说,如果迪布维格一直在中国大学工作,就不可能获得诺奖,这完全不了解诺奖颁奖体系。他在哪个单位工作,与他获得诺奖无关。迪布维格获得诺奖的重要成果是1983年与道格拉斯 · 戴蒙德一起发表的论文,提出了”Diamond-Dybvig 模型 ” 。

毋庸置疑,国内高校对教师、科研人员的评价体系,存在急功近利的问题,当前中国正在推进的破除唯论文、唯学历、唯帽子、唯奖项、唯职称评价改革,就是针对评价体系中存在的这些问题。

以西南财大“错失”诺奖获得者来批评高校的评价体系不合理,从淡化“帽子”角度看,这样的质疑也是站不住脚的。当年学校聘请他当教授、任院长,不恰恰表明学校引进人才有眼光吗?在担任院长10年后不再担任,也很正常。中国高校的评价体系,要引导教师摆脱急功近利,潜心做教育和学术研究,但分析问题时,需要就事论事。

倒是那些争相聘任诺奖获得者、想沾诺奖获得者之光者,才是值得警惕的,这就是典型的追逐“帽子”和“头衔”,而不看学者究竟能给本单位带来多少实际贡献。

只有淡化“帽子”和“头衔”,关注一名学者实际的学术能力和学术贡献,才会营造良好的科研环境,在这样的科研环境中,中国学者也就会获得“诺奖级”的原创科研成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