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阿敏丈夫去世原因(毛阿敏的丈夫什么原因是什么)

12月18日,“中植系”实控人解直锟离世,走得很突然。

 

在资本市场上,解直锟和他的中植系可谓所向披靡,19个上市公司业务覆盖金融、投资、矿产、房地产等多个领域,总计资产超过万亿元。

 

而在大众的认知中,他更响亮的名头还是这个——歌手毛阿敏的老公。

 

01 解直锟与中植系

 

翻开解直锟的履历,只能用“简单”二字来形容。

 

解直锟原名“解植坤”,是黑龙江伊春人。他出生于1961年1月,家里共有兄妹6人,在家里排行老四。上世纪80年代,解直锟在伊春当地一家印刷厂当工人。

 

毛阿敏老公解直锟离世,普拉提心梗疑云下全是烂摊子

 

 

现在网上流传的解直锟发家史,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是解直锟所在印刷厂因为经营不善,面临倒闭的风险,能力出众的解直锟直接被上级委任为厂长,开始带领印刷厂扭亏为盈;

第二种说法,是说解直锟的第一桶金,跟伊春当地的盗采林木有关,解直锟早期就是做倒卖红松生意的。

 

1995年,34岁的解直锟成立了中植企业集团,注册资本总额高达5000万元,注册地址就在伊春市五营区政府旁边。从公开资料来看,中植集团初期的业务确实跟木材有关,主要从事造纸材料的经营。

 

自此,解直锟的人生开始开挂,中植集团的业务不断扩张,从木材造纸到房地产开发,甚至还有水利和公路基建。

 

在此期间,解直锟还担任过区长助理、区政协副主席等官方职务。

 

2001年,解直锟正式涉足金融行业。也是在这一年,解直锟正式改名,有传闻说,他是考虑到五行中的“木克金”一说,于是去掉了名字中的“木”字,又给自己添了“金”。

 

改名之后的解直锟,果然是财源滚滚来。

 

2002年6月,原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重组,中植集团出资1.2亿元,其出资比例达到36.92%。而后又经过多次股权收购,中植集团的持股比例一度达到67.69%。

 

而重组之后的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更名为中融国际信托——这是解直锟最重要的资本运作平台,中植系入主中融信托,并依托该平台逐渐进入金融领域,完成了由实业到“全牌照”金控帝国的转型。

 

自此,中植系庞大的资本版图,正式拉开了帷幕。

 

毛阿敏老公解直锟离世,普拉提心梗疑云下全是烂摊子

 

 

与解直锟的发家史一样,中植系也始终笼罩在一层神秘的面纱中。2014年,新华网曾如此描述中植系在资本市场的手段——

 

“股权关系上勾稽复杂,空壳公司且用且弃,资本运作眼花缭乱。”

 

巅峰时期,中植系直接或间接参股的A股上司公司接近20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植系玩的都是“二股东战略”,通过中融信托等平台撬动资金杠杆,充当输血管道,再以二股东身份推动上市公司产业整合,并通过参与重组、股权转让等方式获得投资收益。

 

因此,在投资界,中植系还有一个别称叫“万年二股东”。

 

02 解直锟与毛阿敏

 

做金融的老板,大多奉行财不露白的道理,普遍做人低调。

 

解直锟也不例外,这么多年里,他从不接受媒体的采访,也不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外界看他,始终如同雾里看花。不过,解直锟除了中植系掌门人的身份,还有另一重身份为大众所熟知——

 

毛阿敏的老公。

 

据悉,解直锟与毛阿敏初次相遇是在2002年,两人是在一次工商界组织的酒局上认识的。毛阿敏称自己对解直锟一见钟情,但是解直锟对她十分冷淡。酒局之后,毛阿敏追求解直锟长达半年,才将对方拿下。

 

值得一提的是,在毛阿敏追求解直锟期间,解直锟并未离婚。

 

毛阿敏老公解直锟离世,普拉提心梗疑云下全是烂摊子

 

 

此前,毛阿敏因“两度偷税”被公众骂得很惨,甚至被评选为“最不受欢迎的十大艺人”——1989年,毛阿敏第一次被曝出偷税逃税传闻,最终被罚款60多万元;1998年,毛阿敏再度被曝出漏税106.08万,罚款之后,毛阿敏在国外漂泊,直到2000年才回国。

 

与解直锟在一起后,毛阿敏逐渐从娱乐圈淡出,处于半隐退状态。2003年,解直锟跟毛阿敏组建了家庭(有传闻称两人并未办理结婚证),二人育有一子一女,大女儿解丰鸣(解佳彤)出生于2004年,二儿子出生于2006年。

 

坊间一直盛传,毛阿敏生二胎时曾引发超生质疑,但有消息称解直锟已取得美国国籍,毛阿敏并不算违反计划生育。

 

毛阿敏老公解直锟离世,普拉提心梗疑云下全是烂摊子

 

 

对于丈夫的身份,毛阿敏一直避而不谈。面对媒体的追问,毛阿敏曾表示,“一辈子也不会把丈夫的身份公开”。

 

当然,解直锟的身份最终还是公开了——2012年,知名博主长春国贸爆料,称毛阿敏丈夫名为解直锟,是中植集团董事局主席。

 

毛阿敏老公解直锟离世,普拉提心梗疑云下全是烂摊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长达18年的时间里,媒体始终没有拍到毛阿敏与解直锟的同框照,解直锟一直笼罩在神秘的外衣中。

 

除了与毛阿敏扑朔迷离的婚姻关系以外,解直锟的家庭关系更让人好奇——解直锟有一个哥哥,名为解植春,解植春曾在黑龙江省委办公厅工作,并在后来成为光大、中投、中央汇金的高管。

 

彼时就有传闻称,解直锟的资本之路,离不开解植春的提携。

 

2014年4月,解植春调任中投公司任副总经理兼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上任仅一年后即离任,当时有媒体认为是受到弟弟解直锟的影响。

 

毛阿敏老公解直锟离世,普拉提心梗疑云下全是烂摊子

 

 

对此,解直锟并未回应。

 

12月18日,12月18日,中植企业集团在其官网上发布了一则讣告——

 

中植企业集团创始人解直锟因心脏病突然抢救无效,于2021年12月18日9时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

 

解直锟离世后,留给大众的最大疑问,是中植集团的何去何从。

 

毛阿敏从未参与过任何公司的业务管理,一子一女都还小。而解直锟与前妻生的大女儿解茹桐虽然直接持有8%的中植集团股份,但平常并不参与公司的任何业务。

 

现在中植集团与解家关系最紧密的人有两个——解子征,解植春之子,现任中植集团董事,并担任中海晟融董事长、中泰创展控股董事等职;刘洋,解直锟大姐之子,是中融信托的一把手,同时也是中植集团董事局主席。

 

至于解直锟留下的遗产中是否会有股份留给毛阿敏母子,目前犹未可知。

 

03 解直锟与“金交所”

 

在房地产腾飞的那些年,中植系也曾将触手伸向房地产,甚至是不少房企背后的大金主。

 

中植系的主营业务为投资、并购、资产管理等,此前曾接手中弘大厦,擅长盘活“烂尾楼”等不良资产。今年7月,中植系以16.45亿元的低价入手了贾跃亭的世茂工三。无独有偶,11月30日,中植系又参与到了乐视大厦的拍卖中,以底价5.73亿元竞得乐视大厦。

 

从布局来看,中植集团起家于伊春市,随后逐渐扩大辐射范围,从伊春到哈尔滨,从北京到上海,都有中植集团的身影。

 

有业内人士表示,中植系对房地产行业的投资相对简单,也不谋求上市房企的控制权,极少过度介入企业经营,大多扮演财务投资者的角色,但它的资金成本不低,相对来说,中植系并不是那么强势。

 

而在中植系的资本版图中,包括佳兆业、皇庭国际、大名城、万通地产、蓝光发展在内的多家上市房企都与其有密切交往。

 

也正是借着房地产的东风,中植系逐渐从实走到了虚。在资本市场上,解直锟带着他的中植系混得风生水起,和低调做人不同,解直锟的行事非常高调,生意场上都是大手笔,收购上市公司如同买白菜。

 

然而,好景终止在2020年5月,财新发布了一条消息——

 

证监会正在排查中植系风险。

 

报道称:“中植系下属中植财富、恒天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和新湖财富,这五家公司合计管理资产7000亿至8000亿,相当于1.5个包商银行。一方面给客户许诺8%-10%的高息回报,另一方面这些钱有多少流向中植系自己口袋,投资项目又有多少坏账?这个答案可能解老板解植锟自己心里也没底吧。”

 

一石惊起千层浪,中植系的风波自此掀开,中植系投资的多家上市公司面临经营不佳的处境,甚至有公司被证监会给予退市警告。

 

今年9月,证券时报发表了一篇名为《起底“伪金交所”:藏身“穷乡僻壤”,暗助房企、资管千亿自融》的文章,揭露了由伪金交所构成的地下融资产业链,文章中称——

 

“一些‘野鸡平台’打着‘金交所’的旗号,搭建了一条为地产、三方财富等行业违规发行‘理财产品’的地下新融资通道,涉嫌自融,为关联企业输血,其中包括中植系旗下大唐、恒天、新湖三家财富公司。”

 

据悉,这三家上市公司利用“伪金交所”作为融资通道发行了大量理财产品,规模达到千亿元。而这些产品的融资方,均跟解直锟有关。

 

这些源源不断的资金,就成了中植系的庞大资金池,且鲜有监管,去向不明。

 

12月13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主持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其中提到,“要稳妥化解债权违约风险,对‘伪私募’‘伪金交所’等风险深入开展整治”。

 

12月17日,证监会相关部门致函29个辖内有金交所的省级政府办公厅,要求立即组织省级地方金融监管局和一行两会派出机构开展对辖内金交所的现场检查工作;组织召开现场检查工作视频会议,通报金交所违规案例,明确具体工作要求。

 

据悉,解直锟早已焦头烂额,每天从早上忙到夜里一两点。有中植系的员工称,“(他)早饭要跟下属吃,听工作汇报,在车上也要开会,老板很不容易,一直都非常勤奋”。

 

12月18日,解直锟起床后做了普拉提,这是一种舒缓全身肌肉及提高人体躯干控制能力的运动。刚开始做运动的时候,解直锟并无异常,但不久后突发不适,被送去医院抢救。

 

知情人士透露,解直锟有心脏病史,他送医后被发现有大面积的心肌梗死,最终抢救失败。

 

04 结语

 

这几年,资本大鳄纷纷折戟,且方式出奇的诡异。

 

2018年,海航集团当家王健在法国考察公务,期间到普罗旺斯的阿维尼翁游览。在游玩过程中,他试图爬上一堵矮墙看风景、拍照,第一次没翻上去,第二次试图通过跑起来跳上去,结果从矮墙外的10米城墙上掉了下去。

 

据说,一代大佬王健在抢救的过程中说了一句话:“脚疼。”

 

2019年9月7日,先锋实控人张振新注销了社交账号。12天后,张振新因酗酒引发哮喘,抢救无效后死亡。

 

他给大众留下的是高达700亿的债务,以及真死假死的疑云。

 

2021年12月18日,中植系实控人解直锟因为做普拉提,出现大面积心肌梗死。

 

留下的,同样是一地鸡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