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与朱砂痣歌词

 

《红玫瑰与白玫瑰》:白月光还是朱砂痣,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正像徐志摩,林徽因便是他的白月光,陆小曼就是他的朱砂痣!得不到的永远圣洁如雪,骚动不安,乱窜着!难怪鲁迅骂徐志摩:”黏糊糊的脂粉气,总有那些旷男怨女,恨不得除了自己和他所爱的人,全都死干净了。”

放在当下,振保绝对是一等一的优质男!虽出身寒微,但他积极争取自由,半工半读赤手空拳打出了自己的天下,有了爱丁堡的洋学位,有了老牌外商公司的高职位,有了大学毕业身家清白,面目姣好,性情温和,顾家安分的妻子,还有一个九岁的可爱女儿!

对待女儿,大学的教育经费已经筹备齐全。

侍奉母亲,谁都没有他那么周到。

提拔兄弟,谁都没有他那么经心。

办公,谁都没有他那么火爆,认真。

待朋友,谁都没有他那么热心,那么义气,克己。

 

《红玫瑰与白玫瑰》:白月光还是朱砂痣,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些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为一枝桃花。振保的扇子,却还是空白,而且笔酣墨饱,窗明几净,只等他落笔。

他落得第一笔,在他记忆里确实最为羞耻的经验!巴黎的这个妓女让他觉得哪哪都不对,不对到恐怖的程度:森冷的男人的脸,古代兵士的脸;满满的不放心;自己花了钱却做不了她的主人,这让振保下定决心要创造一个”对”的世界,他可以绝对为主的世界!

对于初恋,每个人都是珍惜的难忘的,再好色的男人也是可以做柳下惠的。因为是初恋,她和自己随随便便,就是天真;因为是初恋,她和谁都随随便便,也会变成变成疯傻;你做着柳下惠不敢轻易冒犯,她或许早已不似你的月光白!可又有什么?谁道是初恋呢!因为初恋叫玫瑰,所以以后的女人都是玫瑰,到底是谁做了谁的替身?

这世界上有那么许多人,可是他们不能陪着你回家。玫瑰不行,像玫瑰的王娇蕊也不行!有些人把她娶来移植到家乡的社会里,就容易劳民伤财!女人有改变主张的权利,约你的时候,并没打算让你白跑。说不见的时候,也是真的没打算再见!

 

《红玫瑰与白玫瑰》:白月光还是朱砂痣,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王娇蕊,一个学会了一样本事总合不得放着不用的没玩够的玫瑰,让振保渐渐对灵魂开始关心,自己骗自己说是爱上了她的灵魂,什么是解脱的方法呢,唯有占领了她的身体才能彻底忘掉她的灵魂吧!理由唐皇却也有志同道合之人,于王娇蕊而言和玫瑰又不同,她的生命里有许多情夫,多振保一个不多,少一个她也不在乎!就这样,振保的扇面渐渐有了一个女子的轮廓!可是王娇蕊高估了自己的魅惑与洒脱,振保也高估了自己的担当与爱意!他舍不得拿自己的前程去回应世袭的阔小姐毫不在意放弃一切!不能放弃一手打下的天下,不能不顾及母亲的伤心,不能打破他孝子的头衔,不能让社会舆论耻笑他欺朋友妻,于是这红玫瑰还得背下所有错误硬生生地被拍在墙上,血也不知道染红了谁的手,谁的心!于是这扇面上的人影渐渐淡了,仿佛是很远很远的故事!被他仓促的结婚,抹掉了痕迹!于是红玫瑰硬生生不见了,白月光也突然出现了。一切那么猝不及防!

白月光就是白月光,寡淡,冷薄!烟鹂的出现并没有让他觉得喜悦,只是她很符合自己的面子,很符合母亲的喜好,很适合做着门面的工作,让振保一直可以以正人君子的形象出现!可是有些浓烈似火的红玫瑰,这寡淡的女人又怎会入的了他的眼呢?这样和顺的儿媳又怎么会入得了婆婆的眼,一个战壕里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但当共同的敌人褪去,彼此之间便嫌隙溅生,终究逃不过,婆媳矛盾,重男轻女!此时的妻子也不贤惠温和了,母亲也不大度容易满足了,到最后自己好不容易维持的面子也丢了,好丈夫,好儿子的形象一朝破灭,不怨恨又会怎样!若此时再遇见前欢旧爱,那真是后悔妒忌了!老套的剧情,不变的人心…

再见他的红玫瑰,红玫瑰已老,只是就是连她的老,他也妒忌。在他看来这是皱纹与沧桑是阅历与故事,韵味与气质。这红玫瑰变成心头的朱砂痣,长在心尖,痛痒难耐!不似自己的妻子,永远空洞白净,什么也没变,永远如此!情人眼里出西施,一旦不如意,事事不顺心,妻子的行为便样样不入眼了!现在的一切,是他放弃所爱得来的,他觉得母亲和外界的一切人都应该使劲的嘉奖他,却没再想过,这是他自己放弃的,不是被逼迫的,母亲的出现只是导火索而已!这是他自己造的”对”的世界,是他的自己做主的世界。

妻子在这最合适妻子角色里渐渐地变成了祥林嫂,不热心,不愿动,忧郁且落寞。这妻子的角色渐渐抹杀了一个好妻子!他永远也不会想明白自己的温柔贤良的妻子怎么会同一个身体伛偻,脸色苍黄,脑后还有几个癞痢疤的裁缝在一起!在这一刻,振保觉得他白糟蹋了自己!他的白月光终究成了衣服上粘的一粒饭黏子!

于是他砸不掉他自造的家,他的妻子,他的女儿,他便开始砸掉他自己,她的妻子也不再为他辩护了,一下子有了尊严,有了社会地位,有了同情和友谊,在这恍惚之间,他竟在妻子空洞不变的脸上见到了一种沉着的美!

在妻子与母亲的怯懦的退出后,

于是,第二天,他又变成了一个好人!

 

《红玫瑰与白玫瑰》:白月光还是朱砂痣,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