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佑经典歌曲歌词

12月14日,余光中病逝。有媒体写道,台湾诗坛过半诗人都是他的“徒子徒孙”。作为“词人”的余光中,同样对于台湾音乐影响深远。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他就没有杨弦,没有胡德夫,没有罗大佑,没有侯德健。

没有他,就没有罗大佑!余光中的歌词,林夕方文山只能膜拜

余光中

台湾音乐的春天,是从四十二年前的那个雨夜开始的。

1975年6月6日,现代民谣创作演唱会在台北中山堂举行。那场演出中,杨弦唱了自己的原创作品,参与演出的还有胡德夫、李双泽。往后的岁月中,他们被称作“民谣运动三君子”。

那个夜晚过后,台湾就此掀起了后来被称作“台湾民歌运动”的风潮,这个风潮造在十余年间造就了像李泰祥、侯德健、罗大佑等歌手,影响了整整一代人。

没有他,就没有罗大佑!余光中的歌词,林夕方文山只能膜拜

杨弦

那个夜晚,杨弦演唱的原创歌曲中,有8首歌的歌词都来自于余光中的诗集《白玉苦瓜》。

余光中的诗作中最先被谱上曲的,是那首《乡愁四韵》。

没有他,就没有罗大佑!余光中的歌词,林夕方文山只能膜拜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那酒一样的长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那血一样的海棠红

那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那信一样的雪花白

那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那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那母亲的芬芳 是乡愁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1974年,刚刚从台湾大学文学院毕业的杨弦,得到了余光中的授权,为这首诗谱曲,并在好友胡德夫的个人演唱会上发表。余光中也来到了演唱会现场,对杨弦大胆的尝试非常赞赏。

受到余光中的鼓励,杨弦继续用以诗入歌的方式进行创作。在现代民谣创作演唱会上演唱了以余光中的诗作谱成的歌,并收录在随后出版的《中国现代民歌集》专辑中。

对于很多人而言,《乡愁四韵》更为熟悉的是罗大佑作曲的那一版。罗大佑的谱曲与余光中的原作相得益彰,唱尽诗中愁绪,宛如杜鹃啼血,又好像一个幽长的叹息。

没有他,就没有罗大佑!余光中的歌词,林夕方文山只能膜拜

罗大佑

余光中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罗大佑给《乡愁四韵》谱了曲,别人问我‘经过你同意了吗’,我说‘没有’,但我觉得他谱的很好,我很赞同。”

一双鞋,能踢几次街?

一双脚,能换几次鞋?

一口气,咽得下几座城?

一辈子,闯几次红灯?

答案啊答案,在茫茫的风里。

一双眼,能燃烧几岁?

一双嘴,吻多少次酒杯?

一头发,能抵抗几把梳子?

一颗心,能年轻几回?

答案啊答案,在茫茫的风里。

一片大陆,算不算你的国?

一个岛,算不算你的家?

一眨眼,算不算少年?

一辈子,算不算永远?

答案啊答案,在茫茫的风里。

于我而言,最爱的一首余光中的诗作写成的歌,却是这首《江湖上》。

1950年代末到1970年代初,余光中曾三次前往美国,留学或者担任教职。在那里,他听到了鲍勃·迪伦的歌。

没有他,就没有罗大佑!余光中的歌词,林夕方文山只能膜拜

鲍勃·迪伦

迪伦最为知名的歌是《Blowin’ in the Wind》,中文名译作《答案在风中飘》。1970年1月,余光中在美国的公路上写下了这首《江湖上》。全诗四节,每节的末两行都是“答案啊答案,在茫茫的风里”。余光中的小注中写道:“本诗的叠句,出于美国年轻一代最有才华的诗人与民歌手鲍勃·迪伦的一首歌。”

12月14日,余光中病逝。有媒体写道,台湾诗坛过半诗人都是他的“徒子徒孙”。作为“词人”的余光中,同样对于台湾音乐影响深远。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他就没有杨弦,没有胡德夫,没有罗大佑,没有侯德健。

斯人已逝,空余无尽的怀念。那一个个追问,却依旧会在一个个深夜里,叩击着你我的内心,“答案啊答案,在茫茫的风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