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是真实存在的吗

其实从军的姑娘有很多,从汉到明一直都有,只是没几个像木兰这样,全身而退,结果这么好的。

或许没有这个人,但一定有原型。

而真要做到花木兰这样,千难万险。

前几天我想到一种游戏,游戏叫假如你穿越了。

当你回到历史名人身上,能读档,能复活,看你要花几条命去完成他们本来的功业。

倘若你是一个新时代独立女性,忽然就穿越成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耳边传来父亲的低语,他说:孩子就叫木兰吧。

你想,原来我就是花木兰。

花木兰,古代知名独立女性,替父从军,征战沙场,主线任务清晰明了。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你从小就开始捡父亲的刀剑耍着玩,你父母待你也好,未曾因你是女子就不喜你,常给你讲些故事,采些花儿。

只是待你再好,母亲也仍是忍不住念叨,说你舞刀弄剑,不成体统。

那你也不能说以后要替父从军,只能笑呵呵的看着母亲,说我就想学嘛,要爹爹教我!

你爹说是,这天下不太平,是该多学两招。

你娘瞪了你爹一眼,你爹肃然说,跟你娘学织布,那也是女儿家必不可少的。

你忍不住就笑起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你的刀剑练了几年,邻里间的名声都不太好,说你是个蛮女子。你爹娘还为你分说,但你出门上街,还是能看到周遭复杂的眼神。

你成了他们眼里口中的谈资。

只是你知道你的未来,所以你还能坚持,不过后来你又有一个弟弟出生,看着爹娘更加忙碌的身影,你也主动开始织布,补贴家用。

渐渐地,你开始关心织布的手艺,如何城里的行情,你一门心思都在想怎么把布卖好。

随着你织的布越卖越好,关于你的相貌也传了出去,你生得好看,来说亲的就多。你对爹娘说我只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你爹就拍拍胸膛,出门拦下那些你不喜欢的。

这时候,你见到你爹头上已经钻出白发。

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朝廷征兵的队伍到了,要征你爹去打胡人,你看着你爹头上白发,你明白该到你出场了。

但你忽然发现自己走不了了。

城里还有人要你的布,你爹执意要在临走前给你找一个好人家,你表露出点想走的意思,就当场被你爹关在屋里。

你也没法偷偷溜走,骑马出家门的动静可太大了。

你一脸茫然,心想花木兰是怎么替父从军的呢?这会儿你反应过来,花木兰只是一个文学形象,根本不具备可操作性,你在小黑屋里啪啪拍门,说我不走了,我织布还不行吗,嫁人的事以后再说。

 

就这么着,你妥协了。

 

再一次的,你爹扛起了家里的责任,出征向西。

 

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往后的日子里你们一家人也过得艰难,城里有人因为卖布跟你发生过矛盾,也有纨绔子弟想来娶你,你凭不太熟练的刀剑与没多少底气的倔强与他们抗争。

 

几年后,也争累了。

 

同村有个待你极好的淳朴汉子,你便嫁了他,十年过去,你开始在这里生儿育女。

 

远处传来马蹄踢踏,浩荡的大军开过来,你爹变成了抚恤金,连尸骨都没能见到。

 

你隐约记得父亲离去时的背影,和头顶的一缕雪丝。

 

你恍惚间想:不对啊,我不是要做花木兰的吗?

 

接着你眼前一黑,游戏系统告诉你,恭喜你达成结局:淹没在世事里的芸芸众生。

 

你不服,你说花木兰不是历史里的姑娘,她怎么可能替父从军?

 

系统说,那你要放弃这次游戏吗?

 

你沉默下来,最终咬着嘴唇说,送我回去,我要救我爹。

 

系统说好,二周目开始。

 

这次你直接读档到你爹接了军令,东西两市跑了个遍,把马匹行李都置办好,说是为阿爹准备的。

 

当夜,你跟阿爹喝了很多酒。

 

之后也没管动静大不大,趁你爹睡着的功夫,闯进他屋子里抢了军书就跑。

 

你爹一脸茫然,醉醺醺的发现你揣着军书,提剑上马,头也不回的就跑了,还丢下一句:阿爹别担心,女儿替父从军去啦!

 

风从门里灌进去,你爹一下酒醒了。

 

你爹追了半天,没特么追上。

 

回家咬牙切齿,骂了你好大一通,抬头对上你娘红红的眼眶,忍不住也哭出来。

 

你没管这些,你但觉自己这次特别潇洒,特别痛快,一路上跑到军营,早早晒得黑黄,又束紧了兄,当真看不出男女。

 

那天,你第一次以花军的名头住进兵营。

 

此后几日操练,你才发现自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刀法剑术,丝毫没有磨练出你的体魄,你是这批新兵里素质最差的一批。

 

战事开始得急,你练了月余,刚适应军队的前后进退,就上了前线。

 

一场败仗,你逃得慢,成了胡人的刀下亡魂。

 

死的时候你没有感觉到过多的痛苦,敌人一刀携冲锋之力,劈下你的头颅,你只听到血液如风声一般溅出。

 

你的头颅落地,魂魄飘飘荡荡,回到家乡。

 

你爹娘躺在床上,睡梦中眉头紧皱,正梦见你颤颤巍巍拎着刀,被裹挟在乱军里。

 

你鼻头一酸,陷入黑暗。

 

系统的声音传来,说恭喜你达成结局,一时冲动的孤勇者。

 

这个结局的称号很耐人寻味,你想怎么叫一时冲动啊,我怎么着才不是一时冲动啊?

 

这时你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你在家里练刀练剑,你随便练了几年,因为周围人的冷眼与家里的炊烟,渐渐放弃了刀剑。

 

你渐渐变得跟其他姑娘一样,织布,谈论婚嫁,等事到临头,才想起自己是花木兰……已经晚了,原来做花木兰,不是一时意气,而是一开始就要与世俗为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明星墙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3306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